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大中华区 / 一次看懂无症状感染情况

一次看懂无症状感染情况

作者:文朴 — 已发布 2020-04-04 18:5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4-07 18:19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台湾中央社报导,源自中国的武汉肺炎(中共肺炎)疫情蔓延全球,防范带原的无症状感染者是当前各国致力遏止疫情的关键之一,中共近期先是公布无症状感染者人数,之后又多次强调不瞒报,态度惹人怀疑。
一次看懂无症状感染情况

外界一直批中共瞒报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确诊病例及死亡病例,那么中国的无症状病例又如何呢?图为武汉一家医院。(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外界一直批中共瞒报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确诊病例及死亡病例,那么中国的无症状病例又如何呢?图为武汉一家医院。(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何谓无症状感染者?

根据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颁布的防控方案第6版,所谓无症状感染者是指无发烧、咳嗽、咽痛等可自我感知或可临床识别的症状,但是经核酸或血清特异性免疫球蛋白M(IgM)检测呈阳性反应者。

针对2019冠状病毒疾病(中共病毒),目前一般执行隔离检疫普遍以14天为基准,但上海复旦大学附设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表示,“有病人从头到尾无症状,但病毒血清阳性会延续3个礼拜”,所以快速诊断是极为重要的,否则意味着大量的病人会滞留在社区,爆发社区感染,并说“当前最大风险就是无症状感染者”。

中共当局如何处置无症状感染者?

根据中共卫健委1月28日发布的防控方案第3版,首次将无症状感染者纳入病例报告及管理,但是2月7日发布的第4版却把核酸检测阳性病例,分为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两类,也就是无症状感染者不再列入确诊。

中共喉舌新华网此前报导说,黑龙江省2月9日发布的疫情通报,2月8日0至24时核减了14个确诊病例,当中就有13人是无症状感染者;之后在2月10日,武汉市更宣称将在2月11日完成所有疑似病例的核酸检测“清零”。

中共当局处置无症状感染者的前后不一,《纽约时报》3月29日的报导指出,中国医疗专业屈服于政治干预,导致传染病通报系统未能发挥作用,中国(中共)的政治阶级体制让医生、公卫官员等专家无法理直气壮,见到官僚就得转弯。

中共公布的无症状感染者数据与专业机构评估的差异

中共虽仍不将无症状感染者列入确诊病例,但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近来却下令加强筛查不得瞒报,于是在3月31日晚间,国家卫健委首度公布的无症状感染者人数共1541人,并于4月1日起按日公布的疫情通报列入无症状感染者数据。

相较于疫情爆发至今中共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累计8万1639例(但外界认为中共少报几十倍),中国的无症状感染者看似占比有限,但对照各专业机构甚至是中国学者与研究团队的评估,这占比有限同样启人疑窦。

中共官媒中国新闻周刊日前报导,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邬堂春团队,3月6日在医学论文预印本平台medRxiv网站发布的论文称,武汉市至少59%的感染病例是未被发现的,其中可能包括无症状和症状轻微的病例。

中国媒体财新网3月31日报导,张文宏说,以部分研究为例,感染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人群中,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大约为18%至31%不等。

香港大学与广东省最新研究显示,中国无症状感染者可能占总感染人数达40%。

《南华早报》3月23日引述获得的中共内部文件指出,中国在2月底以前至少发现4万3000多人,经检测成阳性但没有症状的感染者,换句话说,中国当时总计至少应该有大约12万3000多名确诊病例,其中4万多人是无症状感染者,比例将近35%。

而著名科学期刊自然期刊(Nature)3月20日公布的研究指出,无症状或轻症患者占总感染人数达60%;美国疾病管制暨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表示,高达25%的感染者可能没有发病症状。

有鉴于此,根据《纽约时报》报导,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欧布莱恩(Robert C. O’Brien)说,美国“无法”证实中共公告的数据,“有很多公开报导称,这个数字是否太低了”;更有官员表示,中国的疫情数据出现少报情况并不令人意外,中共的官方统计数据经常造假。

无症状感染者对中国疫情影响为何?

即使中共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说,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播效率约相当于确诊病例的1/3,但是一桩发生在国家卫健委将按日公布无症状感染者之前的通报案例不难看出,无症状感染者对中国疫情实际影响的端倪,可能比官方公布的数据更深刻。

3月30日河南省通报,因河南省郏县人民医院3名医师被检测为“无症状感染者”,且感染源不明,于是当局在4月1日宣布全县封村、封社区,所有人员凭证出入,除超市、医院、市场外的商店一律停业。

此后的中共国家卫健委按日疫情通报,包括4月1日、2日与3日都出现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的病例,颇耐人寻味。

美国总统川普也曾被记者问到中共的数字是否属实,他仅表示“我不是中国的会计师”,但“似乎有点偏少”(appeared to be a little bit on the light side),并说他和习近平并没有讨论太多和确诊人数相关的事,而是“关注中国的因应措施与方法”。

 

 

武汉即将解封,但有专家指当地隐形患者或达2万人,恐导致疫情再度爆发。大陆《封面新闻》专访了武汉无症状患者李正军,他表示从没与患者接触,就算是取快递,也会用酒精消毒,“我根本不相信自己会被感染。”

2月13日,李正军正坐在电脑前打麻将,突然感觉发冷,“我让我老婆开下空调,但还是冷,我就在想我是不是发烧了。”他用手摸了摸额头有些烫,就让妻子找体温计,并确定没发烧。

不过,他还是不太踏实,就让朋友找人给他做核酸检测。 2月14日,李正军竟不可思议地被确诊为患者,并送进了方舱医院,“当时很紧张,我家人也很紧张,所有人都很紧张,最后我确诊了,他们没事,我想着住就住吧。”

“我真的一点不舒服都没有。”住进方舱医院后,李正军每天都靠ipad打麻将度日,周围病友的咳嗽声,让他心里很烦,“我不咳嗽,也不发烧,我什么都‘不’,和他们一比,我觉得自己就是正常人。”而检查结果显示,除核酸呈阳性,李正军也确实一切正常。

“住了大概7天,然后就出去了。”李正军说,他其实一直都不确认自己到底有病没病。后来,朋友告诉他,他应该是无症状感染者,李正军的经历并非个案。

据四川人民医院支援武汉的专家介绍,在支援武汉红十字会医院期间,一位医生也出现了与李正军相同的症状。

“当时,红会本院的一个医生突然发烧,大家都很紧张,接下来就是例行的核酸检测,然而,等结果期间他已退烧。”可是,核酸结果出来却是阳性,但其余一切良好,连被大家认为最敏感的CT结果,也是正常。

这名医生被收入病房后,每天都吃抗病毒药物,并对他展开医学观察,“他完全正常,根本不像病人。我们也就只能让他每天吃药,一直到他达到出院标准。 ”

为何会出现隐形患者?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学系教授刘良解释,武汉肺炎(又称中共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跟普通肺炎和感冒完全不一样,感冒或普通肺炎,病毒一般从上呼吸道下去,会引起咳嗽、咽痛、咳痰,武汉肺炎完全是反着来。

“反着来是什么情况?它从外周往肺门去,从下呼吸道往上呼吸道走。”刘良说,这就能解释为什么疫情患者不流清鼻涕,也没有打喷嚏,因上呼吸道没刺激,咳嗽也就是干咳,没痰,“发烧也不像感冒发烧,不会伴随着马上出来,等他发烧的时候,病变已经开始好多天了。”

他说,感染早期属于沉默型轻状,很多人在发烧之前偶尔有一点干咳,有一点胸闷,最大的症状是疲劳乏力,偶尔会有肌肉疼痛、腹泻。但沉默型的时候,就有了传染性,发展到第二期的时候,肺的代偿性已经不行了,马上出现缺氧,然后快速往重型、危重型发展。

解剖案例也印证了刘良的说法。刘良和他的团队解剖10多例后发现,他们的上呼吸道非常干净,证实患者为什么不会咳痰? “为什么采咽拭子核酸检测是阴性,因为咽喉、颊黏膜、鼻黏膜没有病灶。”刘良说,病灶堆积在下呼吸道,病人只有猛咳,咳出来的东西才可能呈阳性。

但是早期带病毒的黏液很大可能咳不出来。刘良的团队解剖后发现,病毒感染肺部,最早在下部和背部边缘,然后形成很粘稠的黏液栓,“就像一棵大树,病变发生在叶子的边缘,很难看出来。”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