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国际纵横 / 继委内瑞拉之后 又一国家宣告破产 “闭关锁国”的寒风已经吹来

继委内瑞拉之后 又一国家宣告破产 “闭关锁国”的寒风已经吹来

作者:如松 — 已发布 2020-06-08 03:3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6-15 07:10
贡献者:新宇(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2010年,委内瑞拉的人均GDP为13825.4美元,当年初,劳动者最低月工资为967.5强势玻利瓦尔,以当时的汇率折算为387美元。虽然最低月工资不高,但委内瑞拉以高福利著称,这让其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之一,以购买力平价美元计算的人均年收入超过1.6万美元。
继委内瑞拉之后 又一国家宣告破产 “闭关锁国”的寒风已经吹来

信用神圣,不可侵犯!(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信用神圣,不可侵犯!(图片来源:Adobe Stock)

 

闭关锁国是封建时代经常出现的现象,限制出海捕鱼或贸易、限制出国、限制舶来品进口等都是具体表现,这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本国的郑智体制是依托本国的文化体系建立起来的,当与本国文化不同的海外文化侵入时,就会威胁本国的郑智体制和社会利益的分配格局,既得利益阶层就会限制本国民众的对外交往,避免外部文化的侵入;第二,国际收支平衡和财政收支平衡是任何社会维持稳定的基石,也是维护本国体制的基石,一旦本身的社会管理水平无法与国际竞争时,就会出现财政收支和国际收支不平衡,外汇就会被挤兑,此时,管理者就只能采取行政手段限制进口和出国,目的是保护自己的外储。

本质上,财政收支平衡与国际收支平衡是一回事。

比如,一个国家的管理效率很低,管理机构就会严重膨胀,财政支出对本国经济规模的占比就会很高,通过正常税收获得的财政收入就无法支持财政支出,此时该怎么办?无论走哪条路解决问题,最终都是依靠央行加印钞票征收铸币税。比如财政赤字货币化是一个办法,央行印钞推动资产价格泡沫(为财政增收)也是一个办法,央行印钞给国有银行、然后由国有银行购买财政债务也办法,等等。虽然办法有很多,路径也有不同,但最终都是依靠央行印钞,这是不变的核心。

央行加印钞票的伊始时期还可以通过管制外汇等手段掩盖货币的贬值,但最终都会走到货币加速贬值的时间点(或者是汇率加速贬值、或者是物价加速上涨),此时,居民手中的本币购买力就会快速流失,居民就会争相抢购外汇和贵金属保护自己的购买力(表现为外汇储备连续下降),这就会冲击本国的国际收支平衡(即央行在外汇账户上出现收支不平衡,收入小于支出),所以,财政收支不平衡是造成国际收支不平衡的核心原因。

当央行国际收支不平衡时,本国就会逐渐丧失外汇的支付能力,此时,央行就只能限制私人和企业的对外汇款、限制进口活动用汇、限制本国人员出国用汇(或直接限制出国)等,这就限制了本国企业与居民的对外经济与人文交流,就来到了新时代的“闭关锁国”。

“限制出国”“限制进口”等看得见的现象,取决于多数人看不见的国际收支平衡,取决于本国的社会管理效率和其所决定的财政收支平衡。

经济全球化的典型标志是,欧美资本以欧美的贸易赤字和资本形态不断流入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这就稳定了这些国家的财政收支平衡(依托外汇收入发行本国货币弥补了本国的财政需求),也稳定了这些国家的国际收支平衡(这很明显,因为外汇收入增加),进而就让这些国家有了足够的国际支付能力,就具有了进行国际交流的条件——这是打开国门的过程!

可当欧美的财政无法再支持进行大量的资本输出之后,经济全球化就会逆转(这个问题不再详细讨论,以前多次说过,本人的书中也系统性地讨论过),而本次疫情的爆发让欧美各国政府的负债率暴涨,也让失业和家庭债务恶化,进行资本输出的能力就会再下台阶,流入发展中和不发达国家的资本就会减少甚至逆转。这会导致发展中和不发达国家爆发外债危机,债务危机意味着对外支付能力的枯竭,就被动进入了“闭关锁国”的模式——这是关门的过程。

最新的例子就是阿根廷。疫情爆发,导致阿根廷的国际收支急剧恶化,现在其外汇储备已经下降到424.5亿美元,而外债则高达3240亿美元(高达GDP的90%)。由于现有的外汇储备无法覆盖到期债务敞口,今年5月,阿根廷只能进行历史上第九次债务违约。

6月8日,阿根廷官家美元兑阿根廷比索的汇率是1:68,而黑市已经高达1:138,这明显是比索持有人疯狂抢购外汇、在官方渠道无法得到满足、购汇需求不断涌入黑市所带来的结果。

债务违约和黑市脱离官方汇率暴跌,都是外汇支付能力枯竭的过程。

当国际收支平衡被打破、外汇被不断挤兑之后,本国就会快速丧失进口和对外交流的能力。去年8月开始,阿根廷陆续推出“新政”,包括:限制商品与服务的进口;要求本国出口商应在阿央行规定条件和期限内将出口所得外汇汇至阿根廷,央行的目的当然是加强收拢企业出口获得的外汇;在阿根廷外汇市场购买外币、贵金属及向国外转账时,需提前获得相关授权;银行被禁止向海外支付分红(这是企业违约行为);阿根廷民众自去年十月以来每月仅有200美元的换汇限额(这就限制了出国),等等。

最新的消息是,阿根廷央行继续放出“大招”——限制企业在本国购汇支付来外债,就是逼迫企业集中对外违约。

限制进口;限制外汇兑换就限制了人员的对外交流;企业和政府进行债务违约,外国政府和企业就会尽量避免与阿根廷政府和企业进行郑智与经济上的联系……,阿根廷就开始游离于国际社会之外,就进入了新时期的“闭关锁国”状态。

阿根廷是南方共同市场(包括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巴拉圭,玻利维亚、智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秘鲁为准会员)中的重要国家,也是重要的发展中国家,当阿根廷进行债务违约并限制进口之后,就会紧绷其它国家的外汇流动性,逐渐感染其它国家。

随着逆全球化的不断深入,欧美资本流入发展中和不发达国家的速度下降甚至逆转,越来越多的国家会逐渐丧失对外进行交往的能力,各国就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孤岛”。

这就是世界的未来!会严重影响很多人的生活,随意出国、随意购买舶来品、随意购买外汇和贵金属等行为都会陆续被限制。

“闭关锁国”状态的出现还会影响投资活动。过去一些国际企业热衷于进行海外投资,比如苹果等,一旦主要发展中国家失去国际支付能力时,这些海外投资的价值就会下降,甚至需要被动撤出。比如,苹果现在在阿根廷进行的经营活动已经无法实现美元收益、无法回报境内股东,还有意义吗?此时苹果的价值就需要重估。未来,国际企业估值模型的变化所带来的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当国际企业在更多的发展中国家的投资无法回报股东之后,这些企业就只能被动回家,当然,这是川炮的希望。但这种情形的出现则会进一步紧缩发展中国家的外汇流动性,加剧“闭关锁国”。

有些国家在过去积累了比较多的外汇储备,如果这些外汇储备在过去集中投向了类似阿根廷这样的发展中或不发达国家,当很多“阿根廷”的国际支付能力枯竭时,这些投资就成了坏账和呆账,本国的外汇流动性也会被动陷入枯竭,也会成为“阿根廷”。

等等,当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被动成为“孤岛”之后,物资供给就会一夜间从过剩来到匮乏,通胀暴涨的寒风刮起了。

 


十年后的2020年4月,委内瑞拉将最低工资提高到80万主权玻利瓦尔(1主权玻利瓦尔兑换100000强势玻利瓦尔),按照汇率计算折合4.66美元,再加上2.34美元的粮食补助金和1.75美元的“反经济战争犯罪奖金”,最低月收入为8.75美元。

在这约十年中,委内瑞拉劳动者最低月收入的降幅达到了97.6%。这就在10年内让委内瑞拉从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之一成为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对于所有委内瑞拉百姓来说,这就是“哭泣的十年”。

很多委内瑞拉人只能背井离乡逃亡到巴西、美国、哥伦比亚等美洲国家谋生。

委内瑞拉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委内瑞拉这样一个富裕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快速滑落?让全民快速陷入贫困化?

是信用的丧失!


我们知道,经济活动发生在一个国家的各个角落,几乎所有人时时刻刻都在从事经济活动,从事经济活动的目的是为什么呢?当然是为了获得购买力,有了购买力,人们就可以解决自己的需求,满足或改善自己的生活。购买力是用什么来表述?是用信用的多少来表述。一般情形下,这种无形的信用就体现在钱中,所以我们从事经济活动的目的是为了盈利、赚钱。信用与经济活动一样,也是无处不在的,这体现在人们的生产与生活中。

当今世界一般用美元这一最主要的世界储备货币或金银来表述这种无形的信用。它的唯一特征就是长期保持恒定,比如一根金条从年初到年尾,它不会有丝毫的变化,代表着它所承载的信用是恒定不变的。现在假定年初人们将100块的玻利瓦尔投入到生产经营活动中,一年的收益率是50%,年终就得到150块。如果玻利瓦尔的信用十分稳定,就等于黄金(或美元,并假设美元的信用水平在一年中也完全不变)的信用水平,这种经营活动的收益就是实实在在的,此人的购买力经过一年的经营之后增加了50%,即拥有的信用增加了50%。

但如果在这一年的经营过程中玻利瓦尔兑黄金贬值50%会出现什么情形呢?经过一年的经营之后,年终所获得的150块玻利瓦尔的购买力只相当于年初75玻利瓦尔的购买力。如此这般,年初投入100块的玻利瓦尔进行生产经营活动就变成了错误的决定,相反,年初将100块的玻利瓦尔买成美元或黄金持有才是正确的。我们知道,因为经济活动中存在竞争,企业或个人进行经营活动的收益率是受到制约的,假定全社会所有企业和个人的平均年收益率是50%(这是个很高的水平)。

这就意味着一旦该国的货币相对于美元或黄金年贬值的幅度超过50%,以美元或黄金来衡量,整体的社会生产经营活动就无法取得正收益,本币表示的资本就只能被动撤出生产经营活动。这就是委内瑞拉在过去的十年所经历的噩梦。从2010年之后,委内瑞拉因为财政赤字,只能依靠印钞来支撑财政支出,推动其通胀率长期都在50%甚至100%以上,这意味着强势玻利瓦尔相对于美元或黄金的年贬值幅度超过50%。这就导致资本从所有产业中快速撤出,包括石油产业、农牧产业在内的所有行业都出现了快速收缩,导致委内瑞拉从一个世界上十分富足的国家成为贫困的代名词!

为了延缓玻利瓦尔资本从生产经营活动中撤出,委内瑞拉一直对外汇进行管制,同时也对物价进行管制,目的是希望通过控制经济数据来掩盖真实的货币贬值幅度,避免上述真相的暴露。但这些都无济于事,因为外汇黑市无处不在,当黑市上玻利瓦尔兑美元、黄金的贬值速度加快、年贬值幅度超过50%之后,人们从事任何经济活动就变成是无意义的,让所有委内瑞拉人明了了真相。于是,人们就会拒绝从事生产和经营活动,将玻利瓦尔资本投入到外汇、贵金属和食品市场来保护自己的购买力。

当玻利瓦尔资本连续逃离生产经营活动之后,委内瑞拉的经济就出现了连续的收缩,就有了“哭泣的十年”。

货币高速贬值,民众贫困化

这种演变时时刻刻都在世界上发生,现在,另一个正在陷入“哭泣的十年”的国家已经出现了。

2018年和2019年,美元兑阿根廷比索的升值幅度分别为102.33%、59.12%,这意味着大部分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阿根廷企业,以实际购买力来计算其过去两年的生产经营收益是负数。即以账面上的比索来核算实现了盈利,但如果与年初把比索资本直接兑换成美元相比却是亏损的。

到2020年5月29日,今年美元对阿根廷比索的升值幅度为13.58%,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官方汇率的贬值速度之所以比前两年有所放缓,显然是官方开始管制汇率所带来的结果,但黑市却开始走向繁荣。2020年3月18日,美元兑阿根廷比索黑市汇率为1:85,两个月之后的5月27日美元兑阿根廷比索的黑市汇率为1:129,美元相对阿根廷比索的升值幅度高达51.76%。

阿根廷企业在两个月内进行生产经营活动的收益,远远比不上直接持有美元所获得的收益。黑市比索出现高速贬值,意味着阿根廷境内的企业和个人在大规模停止生产经营活动、将比索资本快速转移到外汇、金银、粮食等基础商品中,其经济活动必然出现大规模倒退。货币高速贬值就是全民贫困化的过程。去年11月27日,阿根廷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就显示,大型连锁超市和商场的销售额已经连续15个月下降,这是全民贫困化的具体反应。

当货币开启高速贬值之后,阿根廷政府对外债的偿付能力下降,现在阿根廷政府开始进行外债违约。这说明阿根廷这个国家已经破产了,正在追随委内瑞拉进入“哭泣的十年”。

货币信用透支,难逃“世纪陷阱”

信用是人类进行交易活动的媒介,是人类经济活动的基石。对于那些不尊重信用的国家或个人来说,它也是枷锁。当国家不断通过乱印钞票损害本币信用的时候,类似委内瑞拉、阿根廷这样陷入国家与全民破产就是必然的归宿。这些国家遭遇的都是信用陷阱,也就是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

无论出现社会问题还是经济问题,当今世界的大人物们就会立即使用印钞来解决问题,这是对货币信用持续透支的过程,也决定了委内瑞拉和阿根廷还会有很多后来者,这是这代人将面临的“世纪陷阱”。

 

 

生存经济中实物为王,离开了维系生存的实物基础,任何王朝企图打钱的“歪主意”,最终都是以钱“一文不值”告终。历史上,由于王朝对钱的任性,钱不值钱的例子枚不胜举。

追溯远久点,可以到中国北宋天圣元年(公元1023年),当时,官府接管了民间的“交子铺”,在朝廷的主持下开始发行名为“官交子”的票据,就像现代的纸币,“官交子”用雕版印刷在纸上,三色套印,还有密码、图案、图章等印记。为了确保“官交子”能成为社会接受的钱,朝廷“置抄纸院,以革伪造之弊”。据史说,“官交子”是世界上发行最早的纸币,它比美国(1692年)、法国(1716年)等西方国家发行纸币要早六七百年。

然而,北宋王朝依仗主持和管理“官交子”发行和流通之便,为了弥补连年的战事导致国库空虚,和筹措继续征战的开销,朝廷开始凭空发行“官交子”,短短几年,十几年,发行数量暴增了20多倍,直接的结果是造成纸币(官交子)迅速贬值。钱不值钱,进而促成北宋王朝陷入空前的政治经济危机。结果,不仅“官交子”消失,北宋王朝也覆灭。诸多经济史的研究,将“官交子”的消失归结于朝廷滥发纸币,但是,滥发纸币只是纸币消亡的催化剂,根本原因是生存经济中,维系生存的实物才具有“价值”,没有实物作为纸币基础,钱一文不值。

笔者有幸亲临其境,体验一番钱不值钱的真实,那就是在10来年前的津巴布韦……

那是2008年的初夏,我参加了一个由《非洲发展银行》牵头的工作组去津巴布韦,检查一个已经实施2年的扶贫项目。项目设计其实很简单,几乎是完全山寨中国的“龙头企业”模式,找了一家做农产品出口的私人企业,再配上几个蔬菜种植的科技人员,然后让他们去几百公里外的贫困地区,将小农户组织起来种植蔬菜,项目给农户无偿提供技术,种子(菜苗)和肥料,成熟后由龙头企业收购,包装整理后“卖高价”出口欧洲。

我们一行三人是晚饭前到达首都哈拉雷的,住进项目给我们预订的酒店,稍事休息后,到餐厅去吃晚餐。按酒店的规矩,自助餐按美元定价,可以付美元或津巴布韦的钱,无论付什么钱,找零都是津巴布韦元。一顿自助餐35美元,我付了100美元,找回来将近800亿津巴布韦元。看着这样的大数字,还禁不住有点富裕感。

因为要去实地看项目,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去吃早餐,自助餐是20美元,但交上了200亿后餐厅还要我添18美元,因为新的汇率是1美元换100亿津巴布韦元。看我犹豫,餐厅经理说你要不马上付,一会汇率还要变。

吃过早餐,我们开始了在年久失修的公路颠簸,不但路不平,一路还有重重“关卡”,荷枪实弹的士兵们拦下所有过往车辆,翻箱倒柜地盘查。因为有几个政府官员陪同,所以我们还算顺畅,出示证件就放行。虽说过往车辆不多,但路况很差,200多公里的路也开了将近5小时。项目经理安排我们在一个小镇停下,说这里是到项目实地前唯一可以吃午饭的地方。

我常去非洲,知道当地的风俗。到非洲很多国家工作的国际机构的官员和顾问,需要招待陪同的政府工作人员,据说一则是需要感激他们的帮助、支持,二是高薪员工为低薪者买单是合理逻辑。按我的经验,小镇上的餐费通常不贵,一般人均不超过5美元。所以,停下车后,我就主动带领大家找餐馆。

小镇几条主街门户紧闭,冷清得象被抛弃的孤城。好容易遇上一个人可以打听,被告知镇上的所有餐馆都倒闭了,我们唯一可能买到食品的地方是主道尽头的一家超市。

沿路寻去,还真找到了超市,门面很大,门面还半开。但是进了超市,那种犹如在荒漠发现水源般的喜悦,瞬间就荡然无存:这个几百平米空间的超市的货架全是空的,只有靠门口的货架上摆着10来瓶“瓶装水”,和几包玉米“爆米花”。店主说,这两件仅有的商品都是他自产的。

以爆米花充饥之后,我们在几公里外的一个空旷山坡上见到了参与项目的农户。村里的首领们将所有参与项目的家庭都鼓动来了,目的是要控诉项目给他们造成的“损害”,因为项目收购他们的产品付的钱,没几天就一文不值的归零了。

津巴布韦换币成废纸绝非偶然。自从穆加贝赶走白人农场主平分土地后,粮食生产一落千丈,过半的食品需要进口,造成了满足基本需求的产品稀缺。而政府以为“钱能通神”,企图通过印钱来“力挽狂澜”,结果钱就成了一张废纸,比一张厕所纸还不值钱。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