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国际纵横 / 法意军人:去年10月在武汉世界军运会染疫

法意军人:去年10月在武汉世界军运会染疫

作者:王君 — 已发布 2020-05-09 19:4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5-10 06:31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法国31岁军人克洛夫(Elodie Clovel)在3月25日接受访问时透露,她早在去年10月至武汉参加第7届世界军人运动会(Military World Games)之时,就已经感染了武汉肺炎,而且同团中也有许多人生病。据法媒报导称,法国军方在这个消息曝光之后,下达了封口令,并要求曾经前往武汉的运动员们,不要回答记者的提问,而将媒体的询问,转介给军方通讯部门。
法意军人:去年10月在武汉世界军运会染疫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绘出中共病毒的效果图。(图片来源:CDC)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绘出中共病毒的效果图。(图片来源:CDC)

法国军人克洛夫精通射击、击剑和马术,也是奥运常胜军,更是现代5项的世界冠军。她在3月25日接受访问时被问到,对于将至日本参加奥运一事,是否会担心武汉肺炎疫情?她竟突然回答说,在去年参加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之时,就已经感染了武汉肺炎,甚至包括她男朋友瓦伦丁(Valentin Belaud)及另一名世界冠军在内的不少人,也都同样感染了中共病毒。当时我出现了以前没有过的症状,但我们并未因此而特别担心,因为当时还无人在讨论这件事。

克洛夫表示,有许多参加运动会的同袍们,在回国以后也都得了一场重病。最近两人刚好与其中的一位军医联络,他告诉我们说,我认为你们都被感染了,因为代表团内有很多人也都生病了。

据《每日邮报》报导,当克洛夫的言论曝光以之后,法国军方则要求曾经至武汉参加运动会的军人,千万不要回答记者的提问,且将媒体的询问都转介至军方通讯部门;甚至在几周前,也曾致电安抚情绪。其中一位匿名的运动员称,我们被告知没有风险,因我们已在10月28日就离开,而病毒是在11月1日才入侵的。

Foreign Confidential
@ForeignC
Did European athletes catch #coronavirus competing at WorldMilitaryGames in #Wuhan in OCTOBER? #France’s delegation returned with fevers, 2 months before French fishmonger was contaminated in Dec. #ChinaLiedPeopleDied #ChinaMustPayhttps://dailym.ai/ios https://mol.im/a/8291755

Did European athletes catch COVID-19 at World Military Games in Wuhan
Elodie Clouvel, a world champion modern pentathlete, said she believed she and her partner - another athlete - caught the virus while at the competition in Wuhan from October 18 to 27.

dailymail.co.uk
4:00 AM - May 6, 2020

据法媒BFMTV报导,第7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是在去年10月17日至28日于武汉举行,全球有逾1万名军人参加。在法国代表团方面,则派出402名军人参赛,可是有许多人在回国之后,就出现了发烧、肌肉酸痛等不寻常症状。当时的法国代表团成员之中,并没有人接受检测。有一名匿名军人说,他一开始以为自己仅是感冒而已,但在疫情消息爆发之后,有许多运动员都怀疑自己是否染疫了。

据了解,在其他国家亦有运动员代表也生病了。到武汉参加击剑比赛的意大利运动员马泰奥·塔格里雅欧(Matteo Tagliariol)还向意大利体育报纸“ Gazzetta dello Sport”讲述了他可能染病的经历。 “当我们到达武汉时,我们6人都病了。但是最糟糕的事情是回家。一周后,我发高烧。我觉得我没有呼吸。吃抗生素也没用,三周后我才康复,并长期处于虚弱状态。然后我儿子和我的伴侣也生病了……当公众开始谈论该病毒时,我对自己说我也已被感染。”去年瑞典国防军(Swedish Armed Forces)派出100人参赛,并于武汉待了2周之久,有许多参赛者也出现了症状,其中有几个人在之后有接受检测,但目前尚无报导指出是否有人确诊。

 

 

意大利米兰《晚邮报》报道,意大利知名剑击运动员马泰奥‧塔格利亚里奥(Matteo Tagliariol)结束武汉世界军运会回到意大利后出现发烧、呼吸急促等症状。塔格利亚里奥曾获2008年奥运会男子个人重剑冠军和男子重剑团体铜牌。

37岁的塔格利亚里奥怀疑武汉世界军运会是全球武汉肺炎病毒瘟疫的传染热点。他向媒体透露:当他和队友到达武汉后,他们公寓中的6个人全部都病了。另外还有许多其他代表团的运动员也生病了。

他表示自己咳嗽得很厉害,许多运动员出现发烧症状。当他回到意大利后,情况变得更加糟糕,他出现高烧和呼吸困难症状,抗生素也无济于事。病情持续了3个星期。在此期间,他的儿子也被感染咳嗽了三周时间;而他的伴侣也出现较轻的症状。作为一名运动员,他的状态非常差。

塔格利亚里奥希望在当地医疗状况不再紧张时,可以去接受核酸测试。他所在的米兰是全球疫情的重灾区之一。

武汉世界军运会于2019年10月18日至27日举行,来自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万名运动员参加了武汉世界军运会,据法国体育报纸《队报》( L'Equipe)报道,法国现代五项运动员埃洛迪‧克劳韦尔(Elodie Clouvel)和瓦伦丁‧贝劳(Valentin Belaud)也有可能在此次运动会中被感染。

克劳韦尔在接受当地电视台的采访中透露,许多运动员都病得很重,在武汉世界军运会后,运动员们出现相似的发烧、疾病等症状,但这种现象到现在都没有引起注意,她表示去看过军医,军医称可能是感染了病毒,因为有很多运动员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但法国国防部称该国运动员在武汉世界军运会前后及回到法国后未出现感染病例。

目前克劳韦尔的在法国一家电视台的采访已被删除,《队报》多次尝试后也无法与之联络。

法媒也报道,参加武汉世界军运会的瑞典代表团也有很多人生病,包括瑞典游泳运动员拉斐尔‧斯塔克奇奥蒂(Raphaël Stacchiotti)。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