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国际纵横 / 全球累计中共病毒感染人数超过100万

全球累计中共病毒感染人数超过100万

作者:看中国记者闻天清编译/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0-04-03 04:3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4-06 21:59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自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在中国大陆爆发以来,至今全球范围内确诊患者已经超过了100万人,这是1个月前全球各国公开证实病例数量的10倍以上。
全球累计中共病毒感染人数超过100万

全球范围内中共病毒确诊患者已经超过了100万人。(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全球范围内中共病毒确诊患者已经超过了100万人。(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生命科学》(Live Science)网站4月2日报导,现在全世界已经报告了超过100万名确诊患者。报导引述了Worldometer的数据称,截止至4月2日,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已传播到全球204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确诊患者人数至少1,001,079人,死亡病例至少51,385例。

然而,在大约一个月前的3月5日,全球公开证实的累计确诊病例为96,888例。

如今,美国是这场全球瘟疫的重灾区,已经确诊患者人数达到235,747人,有5,624人因染病而身亡。美国国家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Institute)主任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表示,根据最近数据模型研究显示,即使采取了居家护理及其它与社会隔绝的措施,美国也可能会出现多达20万人因感染病毒而死亡。

《纽约时报》报导,白宫疫情工作小组首席协调员德博拉·比尔克斯博士(Dr. Deborah L. Birx)认为,如果不采取任何防疫措施,美国境内将有160万人至220万人死于该病毒引发的疾病。

彭博社4月1日引述3名美国官员消息称,美国情报机构递交给白宫一份机密报告中称,北京当局掩盖了中国大陆实际疫情,并且瞒报了实际确诊患者总人数和死亡患者的人数。

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称,由于这份报告属于机密文件,不能透露详细内容。重点是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大陆官方公开的疫情数据和死亡人数,都是经过蓄意编造导致信息不完整。

其中2名官员称,这份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北京当局公开的疫情数据不是真实的。

另一位官员表示,白宫上周收到了这份报告。

 

 

纽约顶级外科医生亲自为同事们打气,鼓励大家将未来几周的疫情看作美国历史上的决定性战役,虽然感到“煎熬和残酷”,但希望也在眼前。

纽约长老会医院/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疗中心一直是纽约市应对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的前线,接收大量感染病患。

其外科主治医生克雷格·史密斯(Craig Smith)周日(4月5日)撰写给员工的一份备忘录在业内广泛流传。

“我们渴望找到我们所向披靡的春天,但我们目前正步入预计最糟糕的几个星期。”他在信中将未来几周的医护挑战比作美国战争史上起决定性作用的战役——葛底斯堡(Gettysburg)、索姆河(Somme)、硫磺岛(Jima)、溪生(Khe Sanh)、费卢杰(Fallujah)之役。

史密斯指出,一个月来的感染曲线一直呈现增长势头,令人感到“煎熬和残酷”。

“但我确实知道,我们都在全神贯注地投入运作,我们处在战争的迷雾中。”他写道,“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病人身上,他们是高危人群。”

史密斯在信中鼓励一线的医护人员。他说:“我每天看到的(大家的)英勇表现是首屈一指的。很多人因为拯救活了下来、被救的人比失去生命的人更多。”

最后,史密斯在信中表示,纽约州的疫情死亡率现在是2.9%,但现在还没到比较纽约医院与其它重灾区城市表现的时候。“让裁判员们在比赛结束时再数杆吧。”他激励员工说。

纽约市和纽约州的官员已经警告,纽约市迅速增长的感染人数有可能在住院治疗高峰期时压垮当地医疗系统,而纽约州长库默(Andrew Cuomo)更表示,预计本周纽约州将迎来高峰期。

追踪病毒传播的官员和流行病学专家也警告说,本周可能是纽约市最致命的一次。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纽约市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数已经超过6万7,551人,并造成至少3,048人死亡。

美国陆军已将贾维茨会议中心(Jacob Javits Convention Center)等设施改建成临时医院,以提高收治病人的能力。

纽约州也一直在努力提高医疗设备的供应量,包括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等医疗物资或设备;而纽约市也在寻求增加医疗工作者的数量,像纽约长老会医院的医护人员一直面临着数周的高负荷工作量。

好消息是,纽约的疫情已出现减缓迹象。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Scott Gottlieb)周一告诉CNBC:“西北太平洋地区和纽约的情况正在好转。有迹象表明,它们可能在本周内达到高峰。但是南部和东南部地区可能正在升温。

“这将是一个艰难的一周。”戈特利布说,这次中共病毒疫情是美国处理过的“最猛烈传染病”当中的一种。

 

 

到现在为止,全球感染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的人数已经超过百万,死亡人数已经超过六万。以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两个数字后面再各加一个零也不需要太久,现在,我们都需要问一个问题,如果在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各国领导人就知道有今天这样的结果,会犯下过去两个多月懈怠的错误吗?肯定不会,估计各国在1月的时候就会立即采取封国的举措!

有人说中国封城封的太晚,有人怪美国和欧洲等各国边境封的太晚,现在看来这些说法都对,但当初为什么各国领导人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疫情刚刚出现的时候,有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是这次的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类似萨斯;第二种意见是类似重流感。我们已经知道了萨斯的结果,最终不过是在局部爆发的一种传染病,而且流行到五月就彻底结束了,对世界并未造成严重威胁;如果是重症流感,各国就更加不足为虑,再加上整个世界承平日久,难免就产生懈怠心里。同时,或有人将封城封国当成很随意的事情,但作为各国的领导人却不能如此随意,因为封城封国意味着无数人的失业,无数穷人的生活将难以为继,中断国与国之间的交通往来也会给各国经济带来严重损失,一旦判断失误,这些都是他们无法面对的结果。

对病毒的性质认识不清、信息混乱、加上封城封国损失巨大,世界承平日久,或许就是各国管理者错过抗疫黄金时间点的根源。有些人会认为本人是在给各国的领导洗地,在此告诉你们,在座的所有人都不具备给人家洗地的资格,只求就事论事。

总结过去的错误,是为了避免将来重复错误。

香港著名病毒学家管轶的哨声最有意义,因为他在1月22日就明确地说,中共病毒流行所带来的影响与萨斯相比“十倍起跳”。事实上,即便这样严厉的警告,与中共病毒到今天为止所造成影响来对比,也还是低估了。2003年的SARS最终的感染数不过八千多,而中共病毒到今天的感染数全球已经超过百万。

经过了两个月对中共病毒的研究,世界对这个病毒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比如医疗体系可以正常运转的时候,其致死率大约为1-2%;如果医疗体系被冲垮、失去对大部分患者的救助能力,致死率就可以达到5%以上甚至10%;具有很强的传染能力,其基本传数(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R0为1:3.7左右(季节性流感的R0是1.3,西班牙流感的R0也不过是1.8,所以,这个病毒的传播能力远远超过西班牙流感的水平)等等,这样的认识就可以保证各国在未来的疫情防控上不继续犯错吗?似乎不能!

假设我们认为韩国、美国、英国、法国具有类似的医疗水平,到今天为止,韩国中共病毒患者的致死率大约是1.7%,美国的致死率为2.55%,法国、英国的致死率则分别高达9.11%、9.44%,为何美英法的致死率都远远高于韩国?当然可能与检测范围有关,但美英法现在的检测范围也在扩大,典型的是美国已经开发出2-5分钟就可完成检测的试剂盒,就扩大了检测范围,所以,用检测范围的不同来解释死亡率不同当然是可以的,但却没有足够的说服力,尤其是韩美之间。那么,是不是因为英法美的爆发时间更晚而病毒已经发生了变异,造成了致死率的明显差异?恰恰冰岛的研究机构已经发现,中共病毒已经有了40多个变异体。如果病毒已经变异并具有了更高的致死率,一旦疫情在其它一些地区爆发,管理者就很可能再次犯下严重的错误:不能果断采取最严厉的措施将人与人之间隔离开来——这对于南美(爆发的时间晚于欧美)和亚太地区(一直有专家担忧会出现二次爆发)是警钟!

今天的人们,对经济趋势的判断或许在犯更大的错误。

一般人认为,当美国疫情高峰在4月过去之后(4月是主流专家的预计),全球经济局势就会好转,美联储的部分经济学家也认为,三季度开始美国经济会剧烈地反弹。而亚洲人普遍认为,当美欧的疫情高峰过去之后,需求就会恢复,经济局势就会大幅好转,甚至可以恢复到去年的水平。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大概可能有九成以上。这种可能性大吗?我们可以看看韩国的确诊数曲线图:

二月下旬,韩国的确诊数急剧上升,3月3日开始从高峰回落,到3月13日就回落到了比较低的水平。3月13日是分水岭,如果每日确诊数从此快速回到零,就可以开启正常的生产活动,经济就会反弹,这就是九成的人士所期盼的结果。可从3月13日之后,韩国的确诊数却一直持续在100例上下的水平,当然这种状态也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未来即可能回到零,也可能再次回升形成二次爆发。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个人认为很可能是无症状病毒携带者的存在,这些人一直在进行病毒传播,但由于大多数人已经被禁足,所以传播的速度被减缓。

此时,韩国的管理者敢于解除禁足令、让人们进行正常的生产生活活动吗?肯定不能。一旦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人群就会再次聚集,病毒的传播链就会快速恢复,疫情就很可能会二次爆发。在这种情形下,韩国只能保持禁足令,有限度地开启生产活动,主要的生活活动依旧会受到限制,消费就会被压制。

看了韩国这种现象,或许人们就可以理解美国疾控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所说,疫情或将持续24个月。这意味着在这漫长的时间内,密集的城市人口都会被禁足,至少会被有限度地禁足。

韩国的经济体量比较小,其需求对世界的影响当然有限。但美国欧洲则不同,当疫情高峰之后,大概率会出现与韩国类似的情形,意味着也只能恢复部分生产活动,同时对人们的禁足令还会保持(或有限度保持),意味着终端消费还只能停留在比较低的水平上。这就会导致一个结果,如果把去年的全球贸易水平当成100,现在处于欧美疫情的爆发期,全球贸易水平大概只能在30左右,即便欧美疫情高峰之后,禁足令还长期保持(或部分保持),就会导致全球消费不畅,全球贸易或许会反弹到去年50-70的水平上,但要想恢复到八成以上则几乎是不可能的。

既然全球贸易必然会比去年下了一个台阶,各国的经济和产能利用率就会下台阶,各国财政收入、企业利润和家庭收入就会下台阶,国家、企业、家庭的债务怎么办?加速违约就是必然的。

债务加速违约就会推升金融体系的坏账率,然后返身打压经济活动,这就决定这轮萧条将维持很长、很长时间,就决定了九成的乐观人士是在盲目乐观,这必然是新的错误。

今天,几乎所有人都还在以经济全球化时期形成的思维方式来考虑问题,但美国《外交杂志》却写到:“与柏林墙倒塌或雷曼兄弟倒闭一样,中共疫情是一个震惊世界的事件,其深远的后果我们今天仅能开始想象。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它将导致政治和经济权力的永久转变。”这就决定我们以经济全球化时期形成的思维来思考现在和未来的问题注定得不到正确的结论,至少是问题多多。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