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国际纵横 / 全球多国自保禁粮出口 大陆将现粮食危机

全球多国自保禁粮出口 大陆将现粮食危机

作者:记者李扪心香港报导 — 已发布 2020-03-30 03:5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4-27 19:20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中共病毒全球肆虐,随着世界各国疫情越来越严重,中国周边国家以及北美、欧洲和大洋洲各个国家纷纷关闭边境,经济商业活动几乎全面停摆,使得民众对粮荒的恐慌与日俱增,很多人开始囤粮,也促使一些国家已经或正在考虑禁止粮食出口。作为世界第一大粮食进口国的中国大陆,是否会是受影响最大的国家?中国会不会粮食涨价,会不会有人饿肚子?
全球多国自保禁粮出口 大陆将现粮食危机

中国从越南和泰国进口的大米,几乎占了六成,因此成为受“大米荒”冲击最大的国家之一。(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国从越南和泰国进口的大米,几乎占了六成,因此成为受“大米荒”冲击最大的国家之一。(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俄罗斯农业部星期天宣布,将暂停大部分谷物出口至7月1日。这一做法似乎忽视了国际组织的警告,这些组织要求各国在当前的病毒大流行病期间不要中断全球粮食供应链。

农业部说,俄罗斯的停止出口影响到了小麦、玉米、黑麦、大麦和麦斯林的出口运输。麦斯林是小麦和黑麦的混合物。

俄罗斯农业部的宣布没有提到冠状病毒带来的危机。自2019年12月在中国中部出现以来,冠状病毒已经感染了全球185个国家或地区,并感染了近300万人。

来自世界最大小麦出口国俄罗斯的谷物供应将继续流向莫斯科领导的欧亚经济联盟(EES)成员国,其中包括其他前苏联国家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坦。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的领导人在3月下旬的一份联合声明中警告说,“随着各国采取行动,采取措施阻止病毒大流行病的加速蔓延,必须注意尽量减少对粮食的潜在影响,或对全球贸易和粮食安全的意外后果。”

英国环境、粮食和农村事务大臣乔治·尤斯蒂奇(George Eustice)周日表示,国际粮食流动“没有受到严重干扰”,不过他承认,有“个别情况”贸易受到干扰,例如来自印度的货物。

俄罗斯农业部周日宣布了这一举措,称本月早些时候制定的截至6月份的出口配额已“完全用完”。

莫斯科曾表示,实行这一配额是为了保障本国供应和市场。

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在4月初表示,虽然病毒危机对“到目前为止造成的中断的程度很小”,粮食供应“充足”,市场“相对稳定”。恐慌或其他行为变化可能会造成重大问题。

但该组织发言人伊丽莎白·拜尔斯(Elizabeth Byrs)在发布世界粮食计划署报告时说,“我们可能很快就会看到食品供应链出现中断。”

哈萨克斯坦出现了对小麦和面粉供应的抗议,并于近期表示可能取消小麦和面粉的出口配额。

据俄新网报道,2018-19年度,俄罗斯小麦出口量超过3500万吨,全谷物出口4300万吨。

 

 

据《美国之音》报道,联合国官员戴维・比斯利在4月25日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电视采访的时候说,“我们正在与病毒大流行进行战斗,但我们也面临着一场与饥饿大流行的战斗。”

比斯利说,今年是联合国历史上灾难最严重的年份。所以今年各国领导人有多种理由进行一场真诚的和“伟大的合作”。

比斯利在这次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中也被病毒击中。他在谈到自己的感染经历时说,起初症状很轻,有低烧和皮肤疼痛。原本以为三天就会好,结果拖了三个礼拜。幸运的是,他没有出现呼吸道问题,三个礼拜后病情逐渐好转。

目前全球都被卷入了抗疫大流行的战争,但是,比斯利提醒人们,病毒虽然可怕,但更可怕的将是饥荒。

他说,“我们要及早确定那些可能发生动乱的地方,在那些地方构筑起安全网络。”但他指出,这一切都取决于世界粮食计划署是否能够得到足够的资金。

这位联合国领导人赞扬美国政府一直以来为联合国的粮食工作所做的重要贡献。他说:“我们从美国得到了大约34亿美元的捐赠。”“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虽然在几乎所有问题上都吵架,但在涉及粮食安全的对外援助方面,他们绝对都不含糊,我接触过的每个领导人都承诺要尽全力跟我们合作。”

比斯利也呼吁世界更多的国家为避免饥荒提供更多的捐助。

比斯利认为,目前最重要的是世界主要经济体,比如美国、英国、德国等的经济能够尽快恢复正常运转。只有它们早日恢复运转,粮食计划署才能够有钱为避免灾荒做好充分准备。

比斯利介绍说,粮食计划署过去每天要给大约一亿人提供粮食,有3000万人完全依赖该机构提供的粮食生存。但是,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给计划署又增加了1.3亿人,这样需要联合国粮食资助的人数增加到2.6亿人。

这些人,比斯利说,都面临着饥荒的威胁。

 

 

中共新华社周五(4月10日)报导,原本是国家粮食局财务司司长的贾骞临危受命,出任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副局长;而两名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副局长曾丽瑛(女)和韩卫江则被免去职务。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周三(8日)召开会议。新华社引述会议指出,要抓好春季农业生产,加强粮食市场价格监测和监管。

另外,中共全国农业生产视频调度会9日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主管农业的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在会上强调要全力以赴抓好粮食生产,把稳定播种面积作为一项硬任务,云云。

因受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冲击,中国经济处于近乎停摆的状态,粮食价格缺持续以两位数增长。

中共国家统计局4月10日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3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了4.3%;食品价格同比上涨了18.3%;非食品价格上涨0.7%;消费品价格上涨6.2%,服务价格上涨1.1%。总的来说,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全国居民的消费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了4.9%。

更具体的类别数据则显示:今年3月份的食品烟酒类价格按年上涨13.6%;食品中,畜肉类价格上涨78.0%,其中猪肉价格上涨幅度竟然高达116.4%。

在食品价格继续上升的同时,中国的工业利润却在加速下跌。3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按年下降1.5%,降幅大过预期的跌1.1%。而这些数据说明,除了粮食价格猛涨外,其他的消费品的需求并无起色。

广东江门市从事传统小吃批发的梁一鸣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电话采访时坦言,过去一年猪价一路飙升,已经使她苦不堪言。她说:“五花肉去年这个时候还是15块到17块(一市斤)左右,但是今年已是38到39啦!这个价格我们已经维持不了。虽然买卖都是贵来贵去的,但是现在,有钱的人已经舍不得用钱,所以我感觉做不下去了。”

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之下,近日多国宣布限制农产品出口,消息引发大陆民众恐慌,多地出现粮油抢购潮。中共官方则连番站出“辟谣”,并搬出中共工程院院士袁隆平称,不会出现粮荒。但袁隆平去年7月还称中国粮食不够吃,一旦外国不出口,中国人就会挨饿。故此,网民对官方“辟谣”并不相信。

一位中共国家粮食储备局职员家属近日对希望之声电台表示,中国大陆将出现粮食短缺问题,这恐怕是既定的事实。估计吃草的日子也不远了,也许粮票、布票这些东西都会再回来。

曾在河南担任地方官员的古先生则说,他早在去年12月份就着手储备粮食了,到目前大概已储存了1年的粮食。他深知中共的战略粮食储备并不像官方宣传的那样充足,加之疫情的影响,粮食短缺问题或将更严峻。

 

 

古话讲,大疫之后必有饥荒,瘟疫与饥荒是一对孪生兄弟。眼看着中共肺炎疫情从国内蔓延至全球,确诊病例数字不断刷新人们的认知上线,对疫情下一步发展的担忧导致近日国内多地出现市民抢购粮食的现象。

不过,近日国内媒体一直劝在告民众不需要囤积粮食,说“中国的粮食自给率高,粮食储备充足。”但是几天前,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安全仓储与科技司司长王宏表示,中国大中城市成品粮储备只可满足10-15天需求。对此,网友指出:“只要有十分之一的居民想要储存4个月的口粮,就能够把所有的成品粮储备抢购一空。”

据悉,2017年中国的粮食(含大豆)自给率已经降到了82.3%左右,而世界安全标准为90%。大豆对外依存度偏高,2019年自给率不到20%。

大豆主要用以榨油和喂猪,如果大豆缺乏的话,食用油和猪肉就会出现供应缺口,至少价格会高涨,如果饭桌上缺少油、肉、豆制品等副食的话,那我们可以想像一下80年代以前的日子,而副食的缺乏反过来会导致主食消耗量增加。

自给率不足外,又加上近期全球多个国家宣布禁止粮食出口,这些国家包括越南、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泰国、塞尔维亚、印度等。随着实行粮食出口禁令的国家增多,很多粮食进口国已开始出现粮食短缺。伊拉克需要进口上百万吨小麦、二十万吨大米、印尼与菲律宾的储备粮仓库存粮食最多只能维持三个月的消耗。

虽然中共一再说库存够国人吃一年的,且不论实际的库存数能否达到。就在目前民众开始抢购粮食的形式下,如何使储备粮尽快进入粮食加工企业生产出成品粮,也没有实质上的积极行动,导致远水解不了近渴。

据报道,托市小麦拍卖的大部分都在南方,小麦大多是至少三年前的陈粮,很难满足北方大部分面粉企业的需求和加工速度,也可以说很难跟上老百姓抢购面粉的速度。而拍卖的小麦质量和价格也无法符合面粉加工企业的需求。

全国粮食应急加工的能力是19.2亿斤,也就是每个人1斤多一点。但山东省某大型面粉加工企业却遇到了无米下锅的问题,加工厂近日接到了大批面粉的订单,但做为原材料的小麦却迟迟收不上来,即使提高了小麦的收购价格,仍达不到所需的小麦供应量。

除疫情外,导致潜在的粮食危机还有其它原因,包括草地贪夜蛾和大规模爆发的沙漠蝗虫等病虫害。

“2020年中共一号文件”特别提到要“抓好草地贪夜蛾等重大病虫害防控”,表明中国发生重大病虫灾害是大概率事件,这会引发粮食减产。

草地贪夜蛾去年造成亚非两洲多个地区20%到70%的减产。相关部门预计,今年中国草地贪夜蛾危害会更严重,三月以后逐渐向北迁飞,6月份到达东北地区,进而覆盖全部粮食主产区,造成粮食减产。据中国农作物病虫害监测网调查,预测2020年中国草地贪夜蛾发生面积将达一亿亩左右,呈重发生态势。

2019年,沙漠蝗虫蝗灾从东非一直蔓延到巴基斯坦与印度,经过的地方粮食基本绝收。2020年刚刚开始,沙漠蝗灾已肆虐多国,目前中国的邻国巴基斯坦蝗灾已十分严峻,适合蝗虫孳生的土地已有38%被入侵,发生范围、蝗虫数量、危害程度均属历史罕见。

2月15日,多位中国网友在推特发布视频,称“蝗虫先头部队疑似抵达新疆边界”。

除了两大虫害,今年中国小麦条锈病和赤霉病,水稻稻瘟病的虫害形势也不容乐观。据统计,中国农作物病虫害每年造成粮食损失近五百亿斤、经济作物损失三百五十多亿斤。

这些病虫害有的是无法预防的天灾,有的却是行政命令强制下的人祸。比如原来小麦、玉米和水稻秸秆直接焚烧,本是古已有之的常规处理方式,而且秸秆灰富含各种有机物质,焚烧后做为养分进入农田成为肥料。更重要的是可以有效清除秸秆上、土壤表面、土壤浅层的许多害虫和虫卵,省却农药的使用,并可以除去草籽,节省除草时间。但近年由于强制不让焚烧,“秸秆还田”,造成病虫进入土壤,增加治理难度,而且每茬还田,越积累越多,影响收成,降低粮食品质,增加农药使用量。

由于“中共病毒”导致的次生灾害频发,粮食危机已经显现。很多网友已经看明白了,对于中共的宣传,必须反着听才能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家中有粮,心里不慌”,未雨绸缪,当储则储,才是正确选择。

 

 

多国禁粮食出口或减产 中国受影响最大

目前,中国的主要谷物进口国俄罗斯已经禁止去壳谷物出口;中国主要大米进口国之一越南3月24日也已经停止出口大米;中国小麦进口国之一哈萨克已禁止小麦、红萝卜、糖、马铃薯、荞麦和洋葱等产品出口;而塞尔维亚则已停止葵花籽油等货品出口,并会每周检查禁令中的产品清单。

去年的高温天气加上山火,给世界第四大农产品出口国澳洲的畜牧业和农业都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澳洲粮食减产大概7%左右。高温天气同样也使美国、印度和韩国等多国粮食歉收。巴基斯坦的蝗灾也会造成农作物减产。在严重的中共病毒疫情影响下,这些国家应该也都会首先考虑自保,有的已经开始考虑禁止粮食出口。

目前对中国粮食进口影响最大的,可能就是世界第三大大米出口国越南的出口禁令,再加上世界第二大稻米出口国泰国,今年二季稻的收成将因干旱而减少,使这两个国家大米的价格,仅在一个月内就上涨了10%。

按照凤凰网的数据,中国从越南和泰国进口的大米,分别占总进口量的32%和26%,几乎占了六成,再加上巴基斯坦的19%,使中国大米进口来源的77%都有问题,中国因此成为受“大米荒”冲击最大的一个国家。

中国需要大量进口粮食

除了这些外在的天灾人祸等因素,中国的粮食危机问题也一直是中共当局想要对民众掩盖的心病。

根据网络媒体GNews上发表的《中国的粮食危机与耕地问题》中引用的中共官方数据,2019年中国的粮食总产量为6.6亿吨。相比之下,耕地面积和亩产都比中国高的美国和印度,粮食年产量才分别是5亿吨和2.4亿吨。鉴于中共数字一贯造假,外界估计其年产最多3.5亿吨,其余都要依靠进口。

另外,根据中共官方数据,中国的粮食并不像其所声称的那样“能够基本自给”:虽然数据称中国人均粮食占有量达到了470公斤,但其中约55%不是用于食用的,包括近30%是作为工业原料使用的,供人食用的大约只有每人207公斤,这远低于世界粮农组织的人均400公斤的标准。

近些年,中国大量可耕种土地流失,大量良田用来建房屋,开发房地产,现在耕地面积已经突破“18亿亩耕地红线”。再加上草地贪夜蛾灾害造成的减产,以及猪瘟和禽流感导致的蛋白质产量不足而对粮食产生更大的需求,使得中国粮食生产严重不足。

专家估计中国实际进口粮食量,可能是官方所说的2亿至3亿吨的两倍。

专家警告,这些年由于中共的宣传,很多中国人都没有危机意识,看不到潜在的闹粮荒的危险,认为中国的粮食很多,也很有钱,可以随便购买,有些人甚至随便浪费。现在由于这场大瘟疫引发恐慌,全世界各国都在储备粮食,以备不时之需。如果别国不再出口或抢先购买,那么中国受到的影响会很大,或很快出现粮荒。

香港再现抢米潮

2月,香港出现抢米、抢厕纸、抢搓手液及消毒用品等现象,但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不过近日又再出现抢米情况,据报导,3月27日,荃湾一间连锁超市的米架接近被清空,一些受欢迎的热门牌子更被购买一空,接着第二天,天水围、北角区的超市也有食米被抢购一空。有媒体追踪了解,发现有传闻指泰国因中共病毒疫情将暂停出口大米,紧张的气氛再度引发新一波的抢米潮。

传闻指泰国将停止出口大米,香港米行商会理事长陈建年向媒体表示,消息来源毫无根据,强调目前香港食米储存仍充足,呼吁市民切勿盲目抢购白米。

越南米占香港进口量的25.5%,是第二大来源,仅次泰国。最近因为疫情,越南政府于24日一度禁止食米出口,为确保越南国家粮食充足稳定,并于25日宣布会停止签署新的大米出口合约。

香港至少储备一个月食米 未来米价或略升

香港粮油供应商“通泰行”负责人李丰年表示,如果越南政府只是停止签署出口大米的新合约,对香港进口越南大米并不会有影响;又指在工业贸业署的规管下,香港在任何时候都存有最少一个月用量的食米,呼吁市民勿恐慌抢米。

李丰年补充说:“即使真的没有越南米入口,米商都要即刻找其它来源地,例如泰国米、中国米或者柬埔寨米,去补充进口量”。

香港陈记食品集团董事长陈勇前表示,食米是香港唯一法定储备商品,未来两个月供应仍会持续稳定。不过他指,受疫情影响,形势天天在变,两个月后情况未知,须视泰越两地政府的决策。

陈勇前分析,越南暂停大米新合约消息传出后,越南米价已升约一成。而泰国当地过去一年天气不稳,“大水灾后再大旱灾,影响收成”,故泰国米成本价贵约三成,亦传闻泰政府正考虑管制大米出口。他预计未来大米价格可能略升。

另外,泰国担忧中共病毒疫情导致鸡蛋需求量近日大增,于26日宣布禁止鸡蛋出口七天,以确保国内鸡蛋供应充足,并称禁令或会延长。

彭博近期一篇报导指,虽然现在粮食供应充足,但各国的劳力短缺、限制措施等导致物流出现障碍,已有政府率先开始屯粮,而此情况可能威胁全球贸易。

报导称,各国政府近期立场偏向民族主义,其中部分国家是某些农产品的大宗供应国,供应中断将对全球产生重大影响。

 

 

4月4日,在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粮储局安全仓储与科技司司长王宏表示,中国大中城市成品粮储备只可满足10到15天需求。而全国粮食应急加工的能力是19.2亿斤,也就是每个人1斤多一点。

这也就是说这些大中城市,只要有十分之一的居民想要储存4个月的口粮,就能够把所有的成品粮储备抢购一空。同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称,国家小麦和稻谷库存大体相当于全国百姓一年的消费量。

一段中共央视的记者采访袁隆平的视频片段在网络社群中被热传。这位被称为“世界杂交水稻之父”育种专家忧心忡忡的说:“中国的粮食是不够吃的,别国不卖,就麻烦了。”

有网友评论:粮食危机越来越坐实了。中国粮储局出来辟谣:大中城市的粮食储备可以满足10-15天的需求。15天需求也好意思叫粮食储备?这是在给大家通风报信,暗示粮库是空的吗?

近期全球疫情加剧,粮食危机成为焦点话题。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世界贸易组织(WTO)、世界卫生组织(WHO)等3个全球主要组织的秘书长已联合提出警告:如果国际社会不尽快采取措施,“预计4月至5月就会出现粮食供应危机”。

目前中国的主要谷物进口国俄罗斯,已经禁止去壳谷物出口;中国主要的大米进口国越南,已经停止出口大米;中国的主要小麦进口国哈萨克,已禁止小麦、胡萝卜、糖和马铃薯等产品出口;塞尔维亚则已停止葵花籽油等货品出口,并会每周检查禁令中的产品清单。

另外,去年的高温天气加上大火,给世界第四大农产品出口国澳洲的畜牧业和农业都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澳洲粮食减产大概7%左右。高温天气同样也使美国、印度和韩国等多国粮食欠收。巴基斯坦的蝗灾会造成农作物减产。特别是在“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影响下,各国均首先考虑自保,已经或开始考虑禁止粮食出口。

中国历史学专家、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元华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大陆一直面临粮食储备不足的问题,再加上近年耕地面积大量损失、土地沙漠化以及各类天灾,使得粮食短缺问题日益严峻。同时中共粮食储备数据也是虚假的,大量的贪污腐败,致使很多购买储备粮的这部分钱都被贪污掉了,粮食并没有储备足。再加上中共一边阻挡信息流通,一边散播虚假讯息,对中国民众来说非常危险。就象这次疫情之初的时候,“专家”出来说“可防可控”、“没有人传人迹象”,但现在看来这些都是谎言。

 

 

近日,北京很多市民纷纷去附近超市抢购米面,货架一扫而空。北京亚运村地区的大屯永辉超市金泉店、北京市物美慧新店及幸福超市,都挤满了抢购粮食的人。人们担忧疫情二次爆发,而官方再次隐瞒。

首都北京现抢购人潮

近期,由于全球爆发中共病毒疫情,多个国家限制粮食出口。据媒体报导,全球最大的小麦出口国哈萨克,欧洲最大葵花籽油出口的塞尔维亚,稻米主要出口国越南、泰国、柬埔寨及俄罗斯等,接连对米、麦、马铃薯、红萝卜等下出口禁令。

消息传开后,作为世界第一大粮食进口国的中国大陆,出现抢购米面油的风潮。从湖北开始,北京、重庆、山东、甘肃等地掀起抢购潮。网上又传出甘肃文件呼吁储粮,官方紧急辟谣,但未能阻止抢购粮食的风潮。

在首都北京抢购的人潮中,主要是老人,也有年轻人,大家都有些焦急。平时人最多的地方是卖菜的地方,但现在人都聚在卖粮油的地方。就连食盐、某些白酒也抢光了。

风传疫情再爆发 官方不公布

据北京市民微信群讯息透露:北京市面上已买不到胸腺肽、免疫球蛋白等,说是仅供各大医院,普通不收治中共病毒的医院都没有,因为疫情二次爆发开始了,每天2500例确诊,但没说是全国哪个地区。

而在武汉,有知情人透露,金银滩医院又住满了病人。有人给医院亲戚打电话,对方说:“疫情是又爆发了,你们不知道啊?这次是政治因素造成的,就是前一阵子为复工清零,现在这些出院的到处传染。”

知情人说,“现在看来轻症多,死亡率不高,但不排除会恶性变异的可能。”

不过,当局这次不会再采取第一次那么极端的防御措施,因为经济压力大,知情人说,各大城市如发现病例,不隔离小区,只隔离密切接触者,而且只说是病毒性肺炎,不说是中共病毒,但按中共病毒隔离治疗。

目前,大陆民众都在小圈子里提醒朋友,趁没公布,多储备生活必需品、消毒用品,加大消毒力度。

北京幸福超市 粮食抢购一空

在幸福超市放粮食的地板、架子上都空了。

一位五六十岁的一位男士,北京本地人,他告诉大纪元记者,因担心粮食会紧缺,所以来抢购。他说,周围邻国对中国不出口粮食了,而且“由于疫情的问题,现在人工费也在飙升,粮食价格可能上涨。

他还说,“中国对疫情的通报,各省都不准确,我不相信政府说的。”

另一四十多岁的男士,河北邢台人,带着他媳妇到超市购物。他也说粮食涨价,会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影响。“虽然国家辟谣说粮食够吃,但我根本就不信。现在的那个肺炎零增长,我也不信!”

抢购中,有人让店员快点上货,店员说:有什么你就拿什么吧!总比你拿不到强!

店员不停给打开面袋,东西很快就抢空了。

北京亚运村地区超市 民众抢购

据亚运村惠新里物美慧新店的店员说,现在还好多了,前两天,卖场拉粮食的车一过来,大家就围上去一抢而光。

 

 

新冠病毒(又称中共病毒,COVID-19)不断传播,有人为股市下跌心惊胆战,其实在新冠病毒所带来的一系列初级和次级灾害中,股市都排不上号,甚至债务违约和失业都不是最核心的内容,真正的风暴眼是“粮道”。

经济全球化之后,世界的产业链连接在一起,其中最核心的是能源和粮食产业链,从重要性来说其它产业链都是次一级的。全球谷物出口国主要是美国、巴西、阿根廷、法国、乌克兰、加拿大、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印度、越南、泰国、澳大利亚等国,而其它绝大多数国家都是谷物进口国。在国际谷物市场上是一种高度垄断的局面,类似于欧佩克、美国、俄罗斯对原油市场的垄断。世界上只有三十三个国家可以在农产品上实现自给自足,另外一百多个国家中,其中都有一部分人的饭碗在别人手上,主要是在美国、巴西手中。之所以经济全球化让很多国家摆脱了饥饿,就源于两点:

第一,由于经济全球化,那些粮食出口国的农业企业和农场因市场扩大,积极性得到提高,再加上天气的帮助,产量得以提高;

第二,经济全球化过程中,欧美资本流入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让这些国家丰富了外汇储备,有能力从粮食出口国进口谷物。最终,经济全球化让很多国家摆脱了饥饿。

所以,如果您仅仅认为经济全球化发展了全球经济,这是不够的,经济全球化更让很多人的肚子问题得以解决。

本次疫情让欧美充分体会了产业链外置所带来的损害(导致医用品短缺,威胁本国民众的生命),全球产业链的重新洗牌是不可避免的,这其中就包括谷物的全球产业链。

前几天,有一个惊人的消息传出,越南海关已经严禁大米出口,但还只是“暂时”。

越南总理正在要求有关部门统计大米库存,然后在周六决定是否正式宣布禁止大米出口,全世界都在静静地等待这只“鞋子”落地(现在还未得到最新消息)。

为何各国的神经如此紧张?

年初,非洲蝗虫肆虐非洲和印巴,印度和巴基斯坦是全球主要的大米出口国,对全球的大米市场当然会产生重大影响(下图为2018-2019年度各国的大米出口和进口量,单位是万吨)。

蝗虫还是小儿科,新冠病毒是黑天鹅。

湖北是中国重要的农业产地之一,自古就有“湖广熟,天下足”的说法,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湖北人被禁足很长时间,也就无法从事工农业活动,加上各地对交通的阻断措施就阻断了种子、化肥、农药、饲料的运输,导致湖北甚至更多地区的农业活动受到影响。

现在,病毒已经蔓延到全球。

印度为了对抗新冠疫情,总理莫迪已经宣布了21天的禁足令,现在恰恰是进行农业活动的关键季节,对农业活动当然会带来严重影响。这种影响不仅仅体现在印度,全球主要的谷物出口国中美国、加拿大、法国、澳大利亚、巴西、阿根廷、俄罗斯、泰国都在遭受病毒肆虐,都在对部分人口禁足,必然会对今年的农业造成重大影响。同时,病毒肆虐就会影响港口码头的生产活动,运输被阻滞,阿根廷的部分港口已经被强迫停工(这是最近豆粕大涨的根源,阿根廷是全球最大的豆粕出口国),就会阻滞谷物运输链。

至于病毒对全球谷物生产的影响是多少,现在谁也不知道,国际粮农组织和相关分析师也没给出准确的判断。话说回来,即便给出判断也是瞎蒙,没多少意义。

越南的做法最有意义,因为行动是最好的回答。如果作为全球第三大大米出口国的越南开始禁止大米出口,说明影响极为严重,而哈萨克斯坦也禁止了11种农产品出口(全球第九大小麦出口国),在佐证这个判断。俄罗斯宣布将每周评估情况,以决定是否实行出口禁令,一旦俄罗斯有所动作(俄罗斯植物油联盟已要求限制葵花籽出口),会对国际农作物市场带来重大冲击。

当产量下降,越来越多的谷物出口国开始禁止出口的时候,更多国家就会爆发饥荒。

本次疫情,让欧美很多国家以生命为代价清醒地认识了产业链外置所带来的巨大风险,进一步,当国家之间对抗来临的时候,由于自己没有完整的产业链,道路桥梁可能难以及时修缮,车辆无法及时出产,甚至坦克大炮飞机导弹的生产都会受到影响,这就不是少数人的生命问题,而是是否需要举手投降的问题。所以,经过疫情打击之后,很多中大型的国家都会通过“非市场经济”的手段要求自己的企业必须回家,要求相关企业必须在本国建设生产基地,完善自身的产业链,尤其是最基础的产业链。

这就会导致两个问题,其一,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的资本外流;其二,以出口获得的外汇收入下降。两方面压缩本国的外汇储备,甚至有可能爆发外债危机。此时,本国的进口能力就会枯竭,基于全球化所建立起来的全球谷物产业链就会崩裂。

当越来越多的国家禁止粮食出口、部分国家的进口能力枯竭时,很多国家的“粮道”就断了,新的一轮饥荒暴风就无法避免。

所以,下一个,比口罩更牛的一定是农产品。

本次疫情,对于人们生命与健康的影响是极为严重的(到今天,已经酿成3万多人死亡),但这只是看的见的。个人认为,疫情所产生的、现在暂时还看不见的“次生灾害”将比病毒本身所导致的灾害严重的多。

随着全球谷物产业链的断裂,最近三十年在全球已经鲜见踪迹的饥荒将再次回归人们的视野,很多农作物出口国开始限制出口仅仅是初期信号。谷物产业链断裂的根源在两点:第一是疫情会导致逆全球化加速,全球贸易快速收缩,那些无法通过进出口获得硬通货的国家就无法购进谷物,这就是逆全球化对全球谷物产业链的破坏作用。这一点是最主要的,因为全球谷物可以自给自足的国家只有33个,其它一百多个国家都需要外购才能填饱肚子;第二就是全球谷物产量在疫情和气候的影响下下降,同时,疫情导致港口作业停滞,运输链中断,影响了谷物的全球供给,但这一点只是次要的。

三十年以前,人们的信仰并不是钱,但最近三十年,大多数人心中的信仰只有一个字:钱。当全球谷物产业链集中断裂之后,就是“钱”信仰崩塌的时候。

举例来说(注意仅仅是假设):

当市场上各种物资十分充沛的时候,人们只要有了钱,就可以买到各种物资与服务,可以买买买,可以下馆子还可以洗脚按摩,甚至一些中共老虎苍蝇可以“买来”二奶、三奶……N奶,等等。由于钱可以“无所不能”,就逐渐成为了一些人的“信仰”。

虽然过去一年多猪肉价格出现了暴涨,但只要你有钱终归还是可以买到的,足以支撑“钱”信仰。可一旦美国、巴西、阿根廷的大豆因各种原因无法实现进口的时候,国内就会出现约80%的大豆缺口,猪就会变瘦、变小,猪肉产量就会暴跌,此时,最可能发生两种情形:

第一,菜市场的猪肉特别少,后来者根本买不到,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供给短缺的问题,此时,你拿着手中的纸币就只能懵懂。

第二,政府在这个时候很可能会发挥自己的行政权力在物资分配过程中的作用,最简单的方式是制作肉票,如果你拿不到肉票,手中捧着大把的纸币就更加懵懂。

不仅猪肉,其它农产品也是一样的道理。所以,只要是农产品发生短缺,都一定是“钱”信仰崩塌的时候,甚至连“二奶三奶”都会跟老虎、苍蝇说,给钱不行,你还是给几斤猪肉吧,最不行也应该给几斤肉票。

当然上述只是举例,仅仅是为了说明问题,不代表现实,别当真。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奇怪的“钱”信仰坍塌哪?根源在于货币必须具有稀缺性,可当纸币的发行量远远超过最基础的物资供给的时候,就会买不到“生存”必需品,纸币就丧失了货币职能,取而代之的就是稀缺商品“跑”过去主动执行货币职能。

希望假设不成真。

 

 

自3月下旬开始,面对疫情危机,越南、柬埔寨、乌克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多个稻米、小麦出口国,陆续宣布限制粮食出口。

中国不少地方涌现民众抢购囤粮、商超货架扫空的场景。

4月4日,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做好疫情期间粮食供给和保障工作情况召开新闻发布会。

对于中国各地民众囤积粮食的问题,中共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称中国粮食储备“年年有余”,他又称“中国谷物年度进口数量不大”。魏百刚认为,“没有必要去抢购囤积”。

此外,中共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粮食储备司司长秦玉云称,“目前稻谷、小麦的库存量能够满足一年以上的市场消费需求。”“疫情以来还没有动用过中央储备粮。”

尽管中共官方对外宣称中国粮食储备充足,不过据近日网传的一份署名“中共临夏州委办公室”的文件显示,甘肃当局正在动员当地民众储粮。

据文件称,3月17日,临夏州委召开专题会议,就粮食安全工作进行部署。当局要求“州委州政府和各县市要通过多种渠道千方百计调运储备粮食等各生活物资”,同时要“引导动员群众自觉存粮,确保每户储备3至6个月粮食,以备不时之需”。

国际禁出口将导致中国粮价上涨

那么,中国是否会出现粮食危机呢?《三联生活周刊》4月2日报导说,首先要看中国的粮食自给率有多高。但不幸的是,过去十几年来,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在不断下降。

粮食自给率达到95%是中国粮食安全的一条红线。事实上,过去几年中国粮食大规模进口,现在粮食自给率水平已经下降到只有80%多。

中国每年粮食进口量从几千万吨飙升到1亿多吨。除了众所周知的大豆之外,包括三大主粮在内的很多粮食品种进口也都大幅增长,进口量大增,自然就使得粮食自给率下降。

国际市场上如果出现大面积禁售,肯定会对中国粮食市场带来冲击,尤其是对外依存度最高的大豆,是中国猪饲料的重要原料,如果出现全球禁售,还将继续推高中国的猪肉价格。

对普通民众而言,更关心的还是主粮会不会出现危机,尤其是大米。2018年以来,中国稻米产量连续两年负增长,但是大米消费一直保持增长态势,这就使得大米供求的平衡状态更加紧张,如果国际禁粮将诱发价格上涨。

在经历了去年的猪肉价格上涨之后,今年可能又要面临大米等粮食价格的上涨,很多中低收入民众的生活会受到明显冲击。

评论:瘟疫过后往往伴随着大饥荒

《三联生活周刊》文章表示,疫情全球蔓延,很多国家开始给老百姓发钱,目的是减轻疫情对民众生活的伤害,同时也希望民众收到红包后能够积极消费,从而拉动经济增长,最终实现民生和经济兼顾。对于向消费转型的中国经济,或许也可以借鉴一二?

不过,早在去年8月正值中国经济持续下行、中美贸易战全面开火之际,中共当局就曾下发通知,要求各级政府勒紧腰带,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

中共央视也曾报导,由于地方财政收入大幅减少,各地严控和降低“三公”经费(即公费旅游、公务用车消费、公款吃喝)等,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近日撰文表示,自古以来,瘟疫过后往往伴随着大饥荒。中国的粮食危机,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瘟疫下,再次浮出水面。

他认为,这二十多年来,中国大陆天灾人祸不断,异常极端气候频现,或洪水泛滥,或严重干旱;而大陆各地方政府为GDP数据增长,大肆破坏环境,导致人均耕地减少、土地重金属污染、沙漠化,导致粮食危机迫在眉睫。中国从一个传统的粮食出产大国变为粮食进口国。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